董嘉祺:恪盡職守、敬業盡責

發布日期: 2015/05/08 15:44:32


       今年10月份,董嘉祺就要從崗位上退休了,但他依舊不知疲倦地為工作奔波着。這位執行局的老執行法官,已經在崗位上工作了21年。多年的工作,從他手中審結的執行案件有數千件,獲得的榮譽也不下少數。但對于董嘉祺來說,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認真地對待每一個案子,做到盡心盡責,那就足夠了。他孜孜以求、恪盡職守,用嚴謹的工作态度彰顯着正義和責任,用實際行動诠釋着胸口那閃光的徽章。

孜孜不倦的“老黃牛”

7月1日上午,記者來到法院,并沒有見到董嘉祺,同事說他去辦事了。15分鐘後,董嘉祺回來,滿臉笑容,精神不錯,但腿卻是一瘸一拐的。記者看到他的左腿有四五處擦傷,腳踝和膝蓋腫得和饅頭似的,上面雖進行了處理,但傷口還是讓人看着感覺有些可怕。當記者問起他的腿怎麼了,董嘉祺揮了揮手,滿不在乎地說:“别提了,自己不小心。上周下大雨,騎着摩托車出去執行,結果側滑摔了一跤。本來要去東陽執行案子,現在可好,被耽擱了。”董嘉祺的臉上透着懊惱,好像比起腿傷,案子的事情更讓他操心。“這個案子已經到了最後一步,這樣拖着讓我整個心都不踏實。”

在執行局裡,認識董嘉祺的人都知道,他就是個對工作孜孜不倦的“老黃牛”。法院的執行工作有個特點,那就是24小時不打烊,全年無休。執行員的電話是全天候不關機的。對于老董來說,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與使命。“每個周末,總有一天在加班。好幾次中午我看見他的桌上放着盒飯,仍然和來訪者在交談。”新進的執行法官郝馥暘對董嘉祺充滿敬佩。在年輕的法官眼裡,董嘉祺敬業、盡責,身上有很多值得他們學習的地方。執行工作最大的困難就是找不到被執行人,有一次郝馥暘和董嘉祺一起去找被執行人,整整等了三個小時,被執行人所在公司的負責人硬是不讓他們見,最後董嘉祺曉之以理、訴說利害,才見到了被執行人。“他上周把腿摔了,當天進行了簡單處理後也沒在家休息,直接來了單位,而且那之後每天都堅持上班,一天都沒有休息。”郝馥暘說。

心裡惦記着每一件案子

董嘉祺上手頭最多的就是恢複執行案,這些案子可以說是執行局裡最棘手的案子之一,這種案子由于辦理的年限長久,也由于被執行人多不配合,辦理起來難度非常大。打開董嘉祺辦公室裡的兩個雙開門櫃子,所有的架上都擺放着十幾個案卷,而每個案卷裡又有近十個案子,少說也有四五百個。這些案子每一件都是董嘉祺惦記的,每天他都要把案卷翻一翻、理一理,希望能夠有新的線索出現,幫助他結案。

這些轉到董嘉祺手裡的恢複執行案件,一些都要追溯到20年前。有些申請人自己都已經放棄了,覺得沒有希望了,但是,董嘉祺總是時不時将他們拿出來看一看,然後循着線索進行财産查控,也許會有新發現。正是因為他的執着,一些看似“已死”的案件,正在一件一件地被解決。

1997年,天台人龐某在奉化租房開了家彈棉花店,一次彈棉花時不慎将卓某的房子燒了。當時法院判決龐某賠償卓某現金19000多元,加上訴訟費等共計21000多元。案子判決後,到了執行階段,龐某卻不見了蹤影。2002年,案子恢複執行轉到了董嘉祺手裡,可是無法找到龐某本人,根本沒法執行。但董嘉祺一直沒有放棄,隻要有空,就會去查控網上看看龐某的行蹤。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年6月,董嘉祺查到了以龐某名義買下的一輛車,且是甯波牌照,龐某很有可能就在甯波。這個線索讓董嘉祺非常興奮,他通過公安部門查到了龐某的暫住地,還有詳細的地址。董嘉祺地将這一消息告知申請人卓某,電話裡的卓某有些懵了,他說:“這麼多年過去了,他自己都快忘記這件事和這筆錢了,沒想到還能有要回來的可能。”6月20日,董嘉祺陪同卓某到甯波鄞州找到了龐某,在董嘉祺的溝通下,龐某最終将55000元(連帶利息)的賠償款交到了卓某手裡。

對于董嘉祺來說,每一條執行線索,每一次執行任務,對他來說,都是一次把持天平的使命。董嘉祺說,“既然當了人民法官,法律賦予了自己維護正義的使命,就要對得起人民法官這個稱号,就要盡忠盡責。”

盡心盡責  隻為做到問心無愧

盡管幾乎将所有的時間都交給了工作,盡管努力去解決一個又一個的案子,可是依舊有一些埋怨和責怪的聲音。被執行人覺得董嘉祺過分苛刻,申請人卻覺得董嘉祺對被執行人過分寬松。更有申請人,因長時間得不到執行,情緒激動,對執行法官的工作不理解。對于這些質疑,董嘉祺顯得很坦然。

老董辦公室裡的那些錦旗就是對工作最好的證明。申請人從從信訪戶最終變為送錦旗的感謝者,在老董辦理的執行案件中,有許多這樣的轉變者。對于老董來說,每一個案件的執行完畢,不僅僅隻是一項工作任務的完成,更是一次誤解的消除,一次辦案法官與當事人良性溝通的過程。

申請人的權利需要保護,但被執行人的特殊情況是否視而不見?面對這樣的矛盾,董嘉祺站在了人性化的角度上。1996年,一樁民間借貸案,因為借款人不見蹤影,18萬債務由擔保人承擔。這位被執行人從此每個月從工資中扣除一部分用以償還債務,直到2013年還清了本金。被執行人是位老師,年逾七旬,家中僅靠退休工資維持生計,一直和妻子租房居住,妻子還染上了重病。每個月的執行款壓得他透不過氣來,他向法院遞交了妻子的病例報告和住院清單,告知自己的困難。董嘉祺了解後,權衡之下,他減少了被執行人每個月的扣款金額。起初,申請人表示不理解,但在董嘉祺的耐心勸說下,申請人也表示同意。

董嘉祺覺得,在具體的個案上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互相考慮也很重要。“對申請人來說,每一件案子都是他們自身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對于被執行人來說,這是他們應盡的義務。而對我們來說,面對着成百上千的案件,盡心盡責,把每一件案子都辦好了,做到問心無愧,最後,他們總會理解的。”董嘉祺說。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