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化法院關于小額民間借貸訴訟數據分析

發布日期: 2016/05/04 00:00:00


所謂小額民間借貸是指1.7萬元以下的民間借貸。麻雀雖小五髒俱全,小額民間借貸雖然數額較小,但是它與大額金融借貸涉及的法律關系差别很小,在審判過程中甚至比大額金融借貸難于處理。鑒于金融機構的實力,金融借貸案件事實清楚,證據手續明了,無論被告是參與審理還是缺席審理,對金融借貸案件的審理結果影響不大。而小額民間借貸的當事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他們的經濟生活條件一般,所涉借貸金額自然不多,但數千元人民币對于他們來說卻是一筆不小的财富。在他們之中有些人是法盲,有些人是法盲加文盲,所以在整個借貸過程中,發生的故事就比較“豐富多彩”,情節也比較“跌宕起伏”,審判員想要理清整個案情事實,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判,需要煞費一定的苦心,這對速裁庭的審判效率提出了挑戰,也對小額訴訟程序提出了難題。

    一、小額民間借貸訴訟數據分析

    1、數量分析

年度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2013

0

0

0

1

0

2

3

3

2

0

2

2014

3

1

2

3

4

0

1

0

2

1

0

    從數量上看,2013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數為13件,2014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數為17件,同比增長30.77%。2014年平均每月受理小額民間借貸案件數為1.5件,盡管與金融借貸案件數量相比太少,但也反映出,在金融借貸市場如此“繁榮”的背景下,小額民間借貸的市場也很“茁壯”。

    2、審限分析

年度

平均審理天數

2013年

4.31天

2014年

8.29天

    從審限上看,2013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平均審理天數為4.31天,2014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平均審理天數為8.29天,同比增長92.34%,近一倍。平均審理天數的增加說明了小額民間借貸的處理難度在增加,因為如果小額民間借貸案件好處理,即使數量再大,也不會影響平均審理天數,相反案件容易處理,數量越大平均審理天數就越少。再次說明了2014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個案處理難度同比也增大了。

    3、結案分析

年度

判決

調解

撤訴

2013年

3

9

1

2014年

4

8

5

    從結案方式上看,2013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結案方式為:判決3件,調解9件,撤訴1件;2014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結案方式為:判決4件,調解8件,撤訴5件。2013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調撤率為76.92%,2014年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調撤率為76.47%,同比下降了0.45%。盡管下降幅度不大,但是也進一步說明了小額民間借貸糾紛的調撤難度在加大,同時我庭仍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将調撤率控制在一定水平線上。

    二、小額民間借貸訴訟類型分析

    1、中小作坊借貸

    在小額民間借貸案件中,有些借貸是由中小作坊業主為或進貨生産或資金周轉或發放工人工資向民間借款産生的。近年來,我國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經濟結構的調整,堅決淘汰落後産能,大力扶持創新性産業,在這種經濟形勢下,已身處生産鍊末端站在懸崖邊上的中小作坊就注定要被市場淘汰。中小作坊沒有了市場生存發展空間便沒有了生産産值,更不用說生産利潤,此其一;其二,中小作坊沒有了國家政策扶持便沒有了金融貸款的捷徑,更何況中小作坊一般沒有可供金融貸款的資産;其三,中小作坊在生産經營中,按交易慣例往往是先供貨後拿錢,如果遭遇産品質量問題或采購商不付錢,中小作坊便面臨資金鍊斷裂的風險。因此,中小作坊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不向民間融資借款,基于中小作坊的生産基礎,它們向民間融資借款的數額也不會很大,一般也就在1-2萬左右。但是因為中小作坊發展情景的不樂觀,最終會走向“死亡”,那麼随之而來的小額民間借貸糾紛就産生了。

    2、會錢“後遺症”

    在小額民間借貸案件中,有一部分借貸是由民間會錢倒會之後發生的。前幾年浙江沿海一帶的民間會錢組織十分活躍且隊伍壯大,聲勢足以影響當地的金融秩序。一方面,浙江沿海地區家族企業衆多,為企業發展,需要向民間融資;另一方面,剛富裕起來的民衆缺乏投資知識,投資方向,投資手段,收取利息的投資方式直觀且見效快,于是民衆都熱衷于組會借貸,而忽視了組會借貸的風險。風險主要在于組會的會主,會主的投資眼光和能力決定了會員的收益。如果會主将錢借給某一企業,企業發展好,那麼民衆自然收益也好;如果企業倒閉,那麼民衆的血汗錢自然無法取回。有些會主還将錢借給放高利貸的組織,自然有加大了會錢借貸的風險。倒會之後,會員無法承受本金的損失,就要求會主承擔所有責任。有些不懂法律後果的會主就會在會員百般要求下寫下借條。

    3、愛情“結晶”

    在審理小額民間借貸案件中,發現有些案件的出借人,借款人都是93年、94年後的年輕人。按常理,他們的年紀應該還在求學期,但是他們早早踏入社會生存發展,已有一定的經濟基礎,也有人緣關系。在審理案情的時候,問清他們曾是戀人關系,在熱戀期發生的借貸關系。這樣的民間借貸有很顯著的特點:一是借款數額不大,因為都是年輕人,平常生活用度開銷大,積蓄就不多,出借人不會有太多的錢借給對方;二是沒有利息約定,由于在戀愛期發生的借款,因為感情就不會計較利息;三是沒有歸還期限的約定,親密的人物關系就有一定的信任基礎,更有寬容的胸懷。但是關系一旦結束,借貸糾紛就立即上演。

    4、陳年舊賬

    有些小額民間借貸案件是陳年舊賬,曆經20年的風雨。案卷中的借條泛黃且瀕臨破碎。20年前1.5萬元是巨款,但是20年後的現在卻屬于小額借款,如果有利息,20年的利息數額可能就超過了本金的數額。由于時間的長久,出借人某天搬家整理财産發現借條,無利息無歸還期限,向借款人追讨,借款人認為已還清借款,結果雙方争執至法院。

小額民間借貸不論類型多少,仍然離不開人情兩字。上述糾紛中或是發小之間或是小情人之間或是同事之間或是同村人之間,都由“人情”做紐帶引發的金錢糾紛關系,這也是民間借貸與金融借貸之間的區别。

    三、小額民間借貸訴訟審判難點分析

    1、傳票送達

在小額民間借貸訴訟的前期準備中,我們經常會因為被告的傳票無法送達而不停的更改開庭的日期,完全打亂了正常的審判秩序。小額訴訟程序正常的審理期限是30天,30天中工作日卻隻有短短20天。如果傳票送達的時間要花費兩個星期,即一半的時間,那麼對小額速裁庭來講,徹底審處好一個小額案件的難度就在增加。例如,有一小額民間借貸案件,原告為杭州一出租車司機,被告是奉化市人在杭州探親乘坐原告出租車後,因投緣與原告成為朋友。後被告向原告借款5000元人民币,無借條,隻有兩人微信借款的聊天記錄與原告的銀行轉賬證明。速裁庭受理案件後發送傳票時就遇到了麻煩,傳票送達人反饋速裁庭,被告沒有居住在起訴狀上被告的地址,幾次送達未見被告,起訴狀上被告的電話也無人接聽,無法送達。且被告地址所在的村鎮也無法出具失蹤證明,傳票送達陷入僵局。速裁庭不得已要加緊尋找被告,一是與原告聯系是否有被告的其他地址,一般也沒有收獲;二是通過公安局人口信息查找,但是在公安局登記的人口信息一般比較陳舊,地址無效的也很多;三是通過院裡審判系統查找,被告是否還有其他案件在本院審理,是否存在其他地址。幸運的是這個案件的被告在本院還有一案件在審理,更幸運的是這個案件的被告在另一案件中有新的地址且可以送達。速裁庭受理這樣的案件不僅加大了送達的成本,也大大影響了審理期限,審判效益大打折扣。

2、案情分析

小額民間借貸案件表面上案情簡單,當事人主體适格、事實清楚明白,但是在審理過程中卻發現越是小額案件,糾紛就越大,有時候是霧裡看花。如會錢引發的民間借貸糾紛,雙方各執一詞,原告拿着借條說是被告向原告借的款,被告拿着會賬說是原告給被告的會錢;原告說被告拿着的會賬上的名字不是自己簽的,被告說原告拿着的借條原文不是自己寫的;原告說給被告的會錢是會錢,借款是借款,兩者不同;被告說自己是被逼之下在借條上簽個名字而已。原被告各自找來的證人在庭審中也相互指責,十分影響庭審秩序。又如一些陳年舊賬,原告憑借條認為被告沒有還錢,如果被告還錢,被告就應當拿回借條;被告認為十幾年前已經把借款還給原告,隻是當時原告找不到借條,被告信任原告為人,因此未把借條放在心上。原被告也在庭審中發生了口角上的沖突,庭審充滿硝煙。這個案件,就在我庭以客觀事實按法律條文判決,三個月後,被告在搬家的過程中無意翻到了當時由原告出具的收條,案子進入了再審程序。

3、調撤率

    在前面對小額民間借貸訴訟的數據分析中,小額民間借貸案件的調撤率是不高的。或是案件無法正常送達,不能進行訴前調解就加大了判決處理的可能性,或是案件錯綜複雜,真假難辨,隻能憑借直觀的證據按照法律判決,或是案件當事人積怨已深,堅持己見不願意調解,也隻能判決。客觀上,直接降低了速裁庭的調撤率。

四、小額民間借貸訴訟若幹建議

1、調整案件分流方式

小額訴訟程序是按照訴訟額度進行劃分案件的一種案件分流方式,主要目的是減少司法資源的浪費,減輕當事人的訟累,提高司法審判效益。但是在同一類型的案件中出現同一被告的情況下,尤其是民間借貸糾紛,可以相較民訴法的相關規定,将同一被告的案件交由同一法官審理,而不必嚴苛遵循小額訴訟程序的規定。一是可以統一送達方式。在民間借貸中,同一被告的案件,不同的原告提供的被告地址可能是不一樣的,同一審理法官可以在第一時間了解被告具體情況,增大案件成功送達的概率。如果不能,也能及時安排審理方式,節約了審理時間;二是可以理清案情事實。在民間借貸同一被告的案件多了,可以了解清楚到底是會錢還是借款,到底是還清了還是未還,還款的方式如何,都能有一定的蓋然率;三是可以提高司法效益。送達問題解決了,案情清楚明白了,案件審理期限自然就縮短了,司法資源的使用,當事人的訟累自然也就減輕了,那麼與小額訴訟程序的設立初衷達成了一緻。

2、攜手媒體法律宣傳

在小額民間借貸糾紛中,很多糾紛的發生與我們民衆缺乏民間借貸的相關法律知識與法律風險是分不開的。因為數額小,借款不出具借條;因為感情深,還款不拿回借條;因為不懂法,會錢當借款寫借條;訴訟時效是否過期;簽名是否正規;利息約定是否清楚合法等等這些都是民衆對民間借貸知識的不了解造成的。法院作為司法機關走在審判實踐的第一線,有責任也有義務将基本法律知識宣傳到位。一是充分利用視頻。在立案大廳或行政接待處安裝電視,以動漫故事等方式宣傳基本的法律常識與實踐陷阱,輕松易懂,利于民衆接受;二是擺放宣傳圖冊。按照不同類型的法律案件進行圖片宣傳,方便民衆選看或者帶走研究,也進一步促進民衆之間的交流宣傳;三是走進演播廳。參與電視廣播的法制頻道,對一些法律實例進行解釋宣傳,擴大法律宣傳的影響力。關于小額民間借貸的法律宣傳,可以有效增強群衆的法律意識,減少借貸風險和糾紛。

    3、加強機關之間溝通

    加強各機關之間的溝通交流,建立高效的信息合作平台,司法機關與行政機關以此加強聯系與協作。在法院速裁庭審理階段,對有證據證明有賭債或者會錢組織,通過平台向公安部門通報,予以進一步查清事實。對于賭債或會錢等一切違法的民間借貸行為,必須加大懲處力度。對于惡意拖欠借款、故意逃債的,要依法保護出借人的合法權益,也應當加大對老賴的搜尋力度,讓老賴無處遁形,并依法支持出借人利息等合法合理訴求。現在市場上小額民間借貸中介也大量出現,例如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等民間融資機構的市場準入和運行,加大了借貸糾紛的風險,一旦信用風險積累爆發,後果将十分嚴重。因此,對其進行監測和管理十分必要,取締非法成立和不具備相應資質的融資企業。将其經營行為和償債能力等納入監管體系,防止出現信貸危機,同時堅決打擊金融違法犯罪活動,規範民間借貸秩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