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勝執行⑦失信的代價——拒執罪

發布日期: 2018/08/09 13:46:31


 

拒執罪全稱叫做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根據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規定:

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情節特别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拒不執行判決、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明确規定了下列八種行為,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的解釋中規定的“其他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

具體八種行為如下

(一)具有拒絕報告或者虛假報告财産情況、違反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費及有關消費令等拒不執行行為,經采取罰款或者拘留等強制措施後仍拒不執行的;

(二)僞造、毀滅有關被執行人履行能力的重要證據,以暴力、威脅、賄買方法阻止他人作證或者指使、賄買、脅迫他人作僞證,妨礙人民法院查明被執行人财産情況,緻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

(三)拒不交付法律文書指定交付的财物、票證或者拒不遷出房屋、退出土地,緻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

(四)與他人串通,通過虛假訴訟、虛假仲裁、虛假和解等方式妨害執行,緻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

(五)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執行人員進入執行現場或者聚衆哄鬧、沖擊執行現場,緻使執行工作無法進行的;

(六)對執行人員進行侮辱、圍攻、扣押、毆打,緻使執行工作無法進行的;

(七)毀損、搶奪執行案件材料、執行公務車輛和其他執行器械、執行人員服裝以及執行公務證件,緻使執行工作無法進行的;

(八)拒不執行法院判決、裁定,緻使債權人遭受重大損失的

 

案例01

被告人吳某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

【基本案情】

2013年和2014年期間,被告人吳某某因兩起民間借貸糾紛和一起買賣合同糾紛案件,被奉化法院判決分别向吳某華支付借款及利息7.3萬元、向奉化某貿易有限公司支付貨款、借款及利息總計17萬餘元。判決生效後,吳某某未履行判決确定的義務,吳某華和奉化某貿易有限公司分别向奉化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在執行過程中,吳某某拒不配合申報個人财産,執行法院獲悉吳某某有一土地被征收、即将有一筆土地征收款可供執行,于2015年8月11日裁定扣留并提取吳某某的征地補償款。後吳某某在明知法院正在執行已生效判決的情況下,以歸還其兄弟債務為由委托其兄弟領取了上述征地補償款159 864元,緻使法院生效判決、裁定無法履行。

吳某某于2017年6月16日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後,如實供述上述犯罪事實,其親屬已退回了上述土地補償款,上述民事判決已全部執行完畢。

奉化法院根據公訴機關指控,于2018年7月2日審理并作出(2018)浙0213刑初308号刑事判決,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判處吳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

 

【典型意義】

本案中,被告人吳某某作為執行義務人,明知生效的判決、裁定正在執行,随意處分所得款項,以歸還其兄弟債務為由委托其兄弟領取土地補償款,逃避執行,緻使生效判決、裁定無法履行,其行為符合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構罪要件。同時法院在審理該案時把握好懲處力度,在吳某某家屬補交征地款、判決确定的内容已履行完畢後,結合吳某某年齡較大的實際情況,對吳某某酌情從輕處罰、判處緩刑,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

案例02

被告人任某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任某某與尤某某民間借貸糾紛一案,甯波中院于2016年8月1日終審判決任某某歸還尤某某借款及利息共計245萬餘元。2016年8月12日,原江東法院根據尤某某的申請,對任某某發出執行通知書及報告财産令。同年9月6日、9月21日,任某某因拒不履行上述生效法律文書确定的義務和未如實申報财産分别被司法拘留十五天。其後,任某某利用他人賬戶轉移收入30萬、拒不報告财産等手段繼續拒絕執行。2018年3月17日,任某某在甯波市鎮海區蟹浦鎮一工地内被民警抓獲。案發後,任某某與申請執行人尤某某達成執行擔保協議,任某某履行了全部義務,尤某某對任某某表示諒解,請求對任某某從寬處理。

本案經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檢察機關起訴,鄞州法院于2018年7月2日作出(2018)浙0212刑初573号刑事判決,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判處被告人任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

【典型意義】

被告人任某某作為被執行人,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采用轉移财産、拒絕報告财産情況等方式拒不執行,緻使人民法院生效的判決、裁定無法執行,情節嚴重,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法院考慮到被告人任某某到案後認罪态度好,案發後被告人任某某和申請執行人自願達成執行擔保協議,履行了全部執行義務,并取得申請執行人的諒解,故依法對其适用緩刑。本案啟動刑事追究程序,依法對被告人定罪處罰,有效懲治拒執犯罪,保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了司法權威。

注:此案例來源于鄞州法院。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