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員童旭旻:執行攻堅路上,我們一直在堅持

發布日期: 2018/09/12 16:08:51


    “我們的工作就是應申請人的申請,搜尋被執行人,查控财産,督促其履行生效的法律文書,不讓法律文書成為一紙空文。”今年34歲的童旭旻是區人民法院執行局的一名執行員,從2012年考進法院後便一直在執行局工作,默默奮戰在執行一線。
    在來到法院之前,工作人員就曾告訴記者,執行工作是法院一塊難啃的“硬骨頭”,像童旭旻這樣的執行幹警工作中經常會遇到意外,有時候還會受傷。

當記者見到童旭旻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他腿上的結痂的傷口。“這是前不久在追被執行人時,不慎摔傷的。”童旭旻說。當天晚上他接到申請人的舉報電話,稱在鬥門村附近,發現被執行人正在吃宵夜。當他們趕到現場時,對方拔腿就跑,當時他就在後面追,跑到一個小弄堂裡,因為在修路,地面坑坑窪窪,又沒有路燈,兩人都摔倒了,被執行人被當場制伏。對于童旭旻來說,這樣的小傷實在是太多了。前幾天,在某小區門口辦理一起執行案件時,遇到被執行人暴力抗法,童旭旻還被被執行人抓傷咬傷了。

童旭旻的家在甯波,因為執行工作需要24小時備勤,經常加班,無法每天回家,于是他便在法院旁租了一間房,有時候實在太忙,就直接在辦公室将就一下了。在執行局的辦公室,人人一張折疊床是标配,泡面、面包則是經常吃的夜宵。童旭旻告訴記者,有時從深夜接到申請人電話,然後找到被執行人,再處理案件,一件事忙完天早已蒙蒙亮了,隻能在辦公室眯一會後,迎接白天的工作。“以前還能一周回兩次家,現在一般隻能周日回去一次,與女兒見面的次數少之又少,女兒對我也不怎麼親近了。”當談起這些事情,童旭旻顯得十分愧疚。
    童旭旻一年要處理将近400件執行案件,平均每天要處理1-2件,工作量非常大,甚至在童旭旻考進法院前,也沒有想到執行工作是如此的繁瑣複雜。一方面執行工作比較辛苦,有時還充滿危險;另一方面如果找不到被執行人,或者對方沒有财産可供執行時,可能還要受到申請人指責,說執行員執行不力,所以難免會感到委屈,但是當一件案子順利執行完畢,申請人最終拿到執行款的時候,也是他最高興的時候。“有一個案子,被執行人電話打不通,人也一直找不到。一次偶然機會,我們得知被執行人可能在廣西防城港有财産。我們馬上趕到當地,發現被執行人在當地成立了一家房地産公司,該公司還購買了土地,有财産可供執行。随後我們在當地法院的幫助下,聯系上了對方,告知其法律後果,被執行人攝于法律威嚴,害怕受到法律制裁,主動來區人民法院協商案件,現在正和申請人逐步達成和解,案件正在履行過程中。”童旭旻說,這個案件他持續跟進了2年,最終結果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對此他也是十分欣慰。
    近年來,區人民法院執行案件的收結案數均有明顯增長,2017年新收案件5621件,結案5306件;2018年以來新收案件3167件,結案3109件,而這一個個案件背後,都有童旭旻這樣執行員的默默付出。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